人文专业的学生会越来越吃香吗

2018/6/15 20:23:31 人评论

又到一年高考季,又到一年毕业季。有关学校、专业、就业前景等又成为令诸多人头疼的话题。而几乎所有就业数据都显示着,围绕科技发展的一系列专业甚是吃香,而人文艺术类专业则前景不甚明朗。本文作者Vivek Wadhwa在“Why liberal arts and the humanities are as import…

又到一年高考季,又到一年毕业季。有关学校、专业、就业前景等又成为令诸多人头疼的话题。而几乎所有就业数据都显示着,围绕科技发展的一系列专业甚是吃香,而人文艺术类专业则前景不甚明朗。本文作者Vivek Wadhwa在“Why liberal arts and the humanities are as important as engineering”一文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人文学科应该放在与工程学科同等重要的位置上。现今,科技领域的发展趋势也在隐约映和这一看法。但是读文过后,我们还需要思考,造成这一趋势与大众普遍认知彼此分裂的原因是什么。

在早期的执教生涯中,我总是建议学生专注学习自然科学与工程学,认为这些课程是令他们取得事业成功的先决条件。曾经,我也十分赞同比尔·盖茨的看法,他认为美国需要将有限的教育预算投入到这些实用性学科之中,因为相比博雅学艺(liberal arts,旨在培养自由人或绅士的通识性学科,即包括体现敏感性精神的文法、修辞、诗歌,也包括体现几何学精神的天文学、几何学)与人文学科(humanities)而言,这些学科能够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

但是我承认,在当时,科技的意义比之如今大不相同,而我也尚未真正意识到推动科技行业发展的动力是什么。

2008年,我的团队在杜克大学和哈佛大学进行了一次调查,调查人数达652位,调查对象是502家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产品工程主管。经研究发现,这652位调查对象普遍接受过高等教育,其中92%的人拥有学士学位,47%的人拥有更高学位。而拥有工程学或计算机技术学位的人数占比不到37%,拥有数学学位的人更是仅有2%。其他人的学位则涵盖商业、会计、医疗保健、艺术和人文等领域。

我们发现,尽管学位在企业家能否成功的故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是其所属的领域以及其所授予的学校并不是重要的参考因素。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主修历史与文学;Slack创始人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主修英语;Airbnb创始人布莱恩·切斯科主修美术。而在中国,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则拥有英语学士学位。

史蒂夫·乔布斯在iPad 2发布会上突出强调了博雅学艺与人文学科的重要性:“在苹果的DNA中,仅仅只有技术是不够的,技术应该与博雅学艺相结合,技术也应该与人文学科相结合。在这些后PC时代的设备中,没有什么能比这一点更值得人们重视了。”由此出发,乔布斯建立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并为科技行业带来了新的标准。

主修英语的Logitech首席执行官布拉肯·达雷尔也强调了这一点。我之前问他,他是如何扭转公司颓势并使公司股票在五年内上涨了4.5%。他回答我说,公司坚持在所以产品上高度重视设计因素。虽然工程学也很重要,但是却是设计让这些技术产品大获成功。

如今,技术转变的过程也正是创新规则改变的过程。各式各样的技术,如计算机、人工智能、数字医疗、机器人技术以及合成生物学等都在以数级聚合的方式发展,创造着神奇之景。

随着医学、人工智能与传感器的逐渐融合,我们可以通过数字医生监测自己的健康并帮助我们预防疾病。随着基因组学与基因编辑技术的进步,我们有能力创造出耐旱的植物并为地球提供更充足的食物。有了配备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我们能够为老年人打造数字伴侣。纳米材料的发展使得新一代太阳能和存储技术成为可能,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新技术能够普及到家家户户。

这些解决方案的逐步实现需要研究人员了解诸如生物学、教育学、健康科学和人类行为学等领域的知识。进而,解决当今世界上最严肃的技术与社会挑战需要我们采用批判性思维去思考技术与人类的关系,而这则是人文学科毕业生们一直在接受的训练。

虽然说,理工科学位的确很有价值前景良好,但是音乐、艺术、文学与心理学所内含的移情因素则在产品设计的过程中发挥着巨大作用。历史专业的学生通过研究了解到罗马帝国的兴衰以及启蒙运动的发展,进而使得我们对科技所蕴藏的人文因素及其可用性的重要程度有了深入的了解。一位心理学家更有可能知道如何激励用户并理解他们想要什么,而这是那些只在技术战壕里工作的工程师所不太擅长的。音乐家和艺术家则称得上是打印任何你想打印之物的3D世界之王者。

而现在,当家长们来问我他们的孩子应该走什么样的学业道路,以及是否让他们学习科学、工程学等理工学科会更好时,我告诉他们,应该放手让孩子们自己做出选择。我们应该鼓励孩子们去追求自己的热爱之物,让他们爱上学习,而不是让家长去决定孩子们应该学习什么,让教育成为一种繁琐且无趣的事情。

为了使科技得以实现我们脑海中所勾画的美好未来,我们需要音乐家、艺术家与工程师一起携手合作。他们并不彼此分割,我们所需要的是人文学科与工程学科的结合。

?